種子教師生命故事

心,也從此被封閉了起來

文/阿哲

我上有一個哥哥及三個姊姊,因為在家排行老么,所以很得家人的溺愛。我的爸媽書念得雖不多,但做事相當的勤奮認真。自我有記憶以來,爸媽就在市場擺攤賣水果,由於每天早早就入睡,半夜就得起床到批發市場去補貨,所以對我的管教也沒那麼嚴,使得我在國小三、四年級的時候就經常成群結黨的在外遊蕩。起初,出入場所都以電動玩具居多,後來認識了一些庄內比我還大的孩子,翹家逃學、惹事生非就成了家常便飯。才小五的我,居然有一次因與對方發生口角,我不服氣,當下就找了三位玩伴,原本抱著只想教訓對方的情況下,沒想到卻失手把對方給打死了,我也因此進入了少年觀護所。

爸爸為了我,想盡辦法與被害人家屬達成了和解,未滿12歲的我在兒少法的保護傘下,雖只被判三年的保護管束,但我原本就讀的學校不敢收我,我頓時也變成鄰居眼中的壞孩子,只要誰跟我玩在一起,被他們的爸媽看到,回家就是一頓打;於是我的朋友只剩下一些愛玩不愛念書的小孩,我的心也從此被封閉了起來。

上了國中後,我更是變本加厲的成為學校的問題學生,身邊的朋友也大都以校外的問題孩子為主,進而認識了地方上的混混,接觸到了安非他命。國中勉強混畢業後,我念了三所高中,但都沒念完,整天跟地方上的老大攪和在一起。當時因為看到大家都在使用海洛因,用下去之後又都好像很舒服的樣子,好奇心的驅使下我便嘗試了;也因為這樣,我的人生起了很大的變化,被警察追、觀察勒戒、戒治…對我而言,根本沒有任何幫助。

因為使用毒品的開銷太大,我轉而幫人拿毒,賺取生活費、賭博、打電玩,然後被抓。就這樣反反覆覆的進出監獄,出獄後沒多久時間,又開始吸毒,家人為了我用了許多方法,24小時顧著我也都沒用,我只要說出去買個飲料的時間,我就有辦法弄到毒品,家人對我傷透腦筋,甚至把我帶到醫院戒毒,10天花了5萬,出了醫院那天我還是跑去吸毒。

在我17歲的那年,最疼我的爸爸因為糖尿病肝硬化引發了敗血症而突然離開了我,我就更離不開毒品,因為只有在吸毒時候,我才能麻痺自己對爸爸的思念,也因為吸毒開銷過大,我開始販毒。這樣的日子持續到了我19歲那一年,我生命中又發生了另一個重大的事件,我的一位非常要好的兄弟即將要當兵,於是我帶他到酒店慶祝,沒想到他因為喝酒過量而暴斃在我身旁,當下的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斷了呼吸。之後,每當想起這件事情,我就更用毒品來逃避自己的愧疚感。

我是到22歲的那年,因為毒品案件,第一次正式進到監所服了一年多的刑期,但我並沒有因此而受到了教訓。當完兵之後,我再度開始了我的吸毒人生,之後便反覆進出監獄,前後被關了約八年的時間。在監獄裡,家人從來沒有間斷地關心我,即使在雲林,他們還是一直從北到南,花了來回至少8-9個小時的時間,只為了看我幾分鐘。在獄裡,看到家人花了那麼多的時間來看我,我當然感動,但這個感動很快地在出獄後被毒品的誘惑給淹沒了。我是直到在新店戒治所服刑時,我接觸到基督教,讓基督信仰成為我的生命中心,再加上看到家人對我的不離不棄,我開始有了戒毒的念頭。

出監後,我便到我的戒毒旅程第一站—晨曦會戒毒村,晨曦會主要是用福音戒毒的方式,裡面的生活從早到晚都是以聖經教導為主。七個月後,我想換個方式回到社會認真工作,但我不知道該怎麼跨出那一步,這使我想起在我服刑時曾經參加過利伯他茲的課程,於是我打了通電話給利伯他茲的老師,在老師熱心的協助下,我進到利伯他茲的咖啡廳工作。在那裡,我不只學到了如何調製咖啡及製作甜點麵包,我也同時拿到了我人生第一張的烘焙丙級證照,這是我在吸毒時不曾想過的事情。

來基金會之初,我很怕自己再度跌倒,所以我登記住進基金會的成人宿舍,在學長的鼓勵和照顧下,我的心慢慢地穩定下來。之後,我也開始接受宿舍管理員一職的委託,對於剛從監獄出來到社企工作的新夥伴,我會跟他們分享自己是如何一路走到現在,透過經驗分享,我發現他們也能漸漸地穩定下來,比較不會胡思亂想。這讓我看到,也許我沒有像其他專業輔導老師般地對他們做什麼實質上的幫助,只是把我過去的經歷分享給他們,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動作,原來也是有影響力的。

在基金會上班的這兩年當中,我遇到許多跟我一樣曾經用藥的人,每天大家在一起相處得很融洽。當然其中也有復發的人,前一秒大家還互相鼓勵,不能再走回頭路,結果下一秒他的驗尿報告是呈現陽性反應,這讓我相當的震撼。每次遇到這樣的狀況時,我總是再三地提醒自己,不能心存僥倖,就像聖經上的話語:「隱藏的事情沒有不顯露出來的,遮蓋的事情沒有不被人知道的。」我知道「戒毒」對我們來說,會是一輩子的功課。

目前,我轉換職場,在基金會新成立的治療性社區裡陪伴需要協助的青少年。這個工作為我是個非常大的挑戰,面對一個個桀驁不馴的青少年,我有好幾次都想放棄,但夥伴們都鼓勵我「把每一個挑戰都當作一個跨越自己的機會」;於是我調整自己的腳步,在服務的過程中,開始學習敞開心去與他們分享自己的生命,陪他們到球場發洩過剩的精力。

今年過年,我們全家約在林口一起吃團圓飯,我至少有10年以上沒有跟家人在一起開開心心、有說有笑的一起吃飯,這是我在以前吸毒的時候從來沒有過的。放假時,我也會抽空去看媽媽,跟媽媽撒撒嬌;媽媽看到我回家,總會笑得很開心,我很享受著跟家人在一起的溫暖的感覺,我想這就是愛吧!

社會企業聯絡電話:(02)2936-2989、(02)2936-3201#18

七品聚餐廳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Rebirth cafe 心聚點

九個菓子粉絲團

© 2021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