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教師生命故事

慢慢打開我的心

文/阿凱

我出生於一個單純的家庭,記憶中的爸爸,很早就出來創業,但因為工作性質都在晚上,所以很少見到爸爸的面,當然就更少交談,所以跟媽媽的感情比較好。從小我就很喜歡畫畫,國小時,媽媽就開始讓我學畫畫及鋼琴,而我本身也很熱愛運動,因此在國小四年級就加入了排球校隊。上國中後,家人希望我可以好好念書,不希望我再繼續參加校隊,也怕繼續學才藝會影響到我念書,我所有的喜好都被禁止了,尤其最難過的是,我不能打籃球校隊。我曾經試著為自己爭取,但爸爸問我說:「你覺得你打球可以打到幾歲?退休之後你能幹嘛?」在講不贏的情況下,我只好放棄。

在被拒絕之後,我心中滿是不平和憤怒,也許正值青春反抗期,又不知道可以找誰幫忙,在過多的情緒壓抑下,我決定要擺爛給家人看。我開始不愛唸書、不愛去學校,跟一群也不愛唸書的朋友在一起,翹課、到處惹事…,然後就一直被記過。我跟家人的關係也越來越差,從不愛回家,到能多晚回家、就多晚回家,到後來索性就不回家了。

上了高中,為了要賺學費,我開始了打工的生活,也真正的離家出走,住在西門町,認識了一群喜歡找我去打撞球的朋友,慢慢地也認識西門町附近的人。我喜歡跟這些人在一起,因為他們會關心我,他們給了我一種在家裡找不到的溫暖感覺。沒多久,我就加入幫派也染上毒品,開始做違法的事,從圍事、討債到賣藥,最後到製造毒品。在18歲那年,我第一次被警察抓,收押半年出來後,我一樣在幫派裡面跑酒店、圍事、賣藥…,沒多久,我的刑期判下來,是四年2個月,我只好乖乖地進去執行。

剛開始的第一年是在台北監獄,當時的我覺得沒關係,反正外面有我很多好兄弟,在裡面關也不用擔心什麼;所以對我媽來看我,我一點也不珍惜,也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第二年,我被移監到新店戒治所,慢慢地發現,我的兄弟都沒有來看我;當初說好的會來會客、會寫信給我的,也都不見蹤影。我慢慢看清楚原來這些就是所謂的酒肉朋友,也開始去思考朋友對我的重要。我感覺重重的又被人遺棄,我不知道我還剩下什麼值得我去珍惜與擁有。

後來因為在舍房打架,我進了違規房,這讓我更覺得痛苦。我開始受不了監獄的生活,我知道這不是我要的,也跟我當初想的完全不一樣。當初的我覺得沒什麼,以為關一下就可以出去了,到裡面還可以認識更多大哥,出去後可以混得更好…。於是,我開始想要改變。接著,在一次宗教課程裡聽到台上的牧師談到耶穌,牧師說信耶穌會得到愛,會有平安;我想說:有沒有搞錯?耶穌最好是有這麼厲害啦!但不知道為什麼,在一次的違規房中,當我發現自己已一無所有了,我開始試著去認識這位耶穌,也開始慢慢去看聖經,雖然剛開始什麼都看不懂;我也試著參加基督教的團體,後來也參加利伯他兹在監所的專班課程。

在這段時間裡,常常會有老師和牧師來跟我聊天,我開始有了被關心的感覺。上帝就是在這個時候在我心裡默默的動工,開啟我的雙眼,讓我悟到在我關的這段日子裡,媽媽幾乎每個月都來看我,為什麼我之前都沒有發現呢!我不但開始跟媽媽修復關係,也感覺到利伯他兹的老師、基督教的牧師和新店戒治所的心理師都是那麼真心地想關心我、幫助我,這使我慢慢打開我的心,願意接受他們的幫助。

但到了真的快出來的時候,我心裡又在想著出去以後要幹嘛?我對什麼工作好像都沒有什麼太大的興趣。越是接近出來的日子,心就越慌,甚至想說跟我的兄弟去大陸好了,在他爸爸的貨櫃公司上班,反正不要繼續在幫派跟吸毒就好了。但當真正出來以後,很多人都跟我說去大陸不好,因為生活習慣跟文化都跟這裡差很多;我兄弟也說,剛開始他自己也會很不適應,這讓我開始認真考慮到底要不要去大陸,掙扎了很久,以致剛出來的一個月都還沒有工作。後來,是到利伯他兹找老師們聊天,老師希望我先到這裡的餐廳工作,等穩定一陣子再說;媽媽也覺得這樣比較好,所以我就留了下來。

工作一陣子後,我想都在餐廳工作了,就去考一張丙級證照,後來是如願的拿到了丙級證照,也加了薪,但我發現我並不想一直在餐廳工作,我想跟這裡的老師一樣,用滿滿的愛到監獄裡上課,幫他們與家人和好,出來後幫忙連結工作…;我也想到我自己也是這樣被幫助過來的,而且基金會裡有很多的更生老師也在幫助像我一樣的人,然後到各個地方去現身說法,我覺得他們真的很厲害,我也想像他們這樣。再加上信仰的關係,我覺得幫助人是有意義的,我開始對這份助人的工作產生了興趣。但有興趣是一回事,我卻不知道我可以做什麼,因為我沒有讀甚麼書,我不像這些老師,都那麼專業,連這些更生老師也都持續著在念大學,我覺得這為我實在太難了,我連張高中文憑都沒有,還想大學…,但因為我對這份工作真的產生了興趣,所以再跟老師討論過後,決定先從校園宣導開始,到校園跟同學們分享我的親身經歷;也在這時,讓我更體會學歷的重要。

在老師的鼓勵下,我決定開始唸書,我知道很難,而且很討厭,我也是那種一看到書就可以睡著的人;但我不斷告訴自己:如果不曾努力過,怎麼知道不行,我不是也曾努力想當大哥過,也想賺大錢,那為什麼不能努力唸一下書!於是我下定決心在老師的介紹下請了家教。

剛開始真的很痛苦,因為什麼都不會,什麼都不懂,所以我花更多的時間去補回來。後來真的通過同等學歷的考試,拿到了高中的畢業證書,我鬆了一口氣,發現只要我真心想做,我是可以做到的。之後,我就在大家的鼓勵下考上大學社工系,雖然是進修班,但我很認真地把每門課都念得很踏實。隔年,我也鼓勵我的女朋友去考社工系。今年,我終於畢業了,成為一位正式的社工員,我不認為我自己有多大的能力能改變別人,只希望被我服務的個案,我能夠讓他們知道人生能有更多的選擇。

社會企業聯絡電話:(02)2936-2989、(02)2936-3201#18

七品聚餐廳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Rebirth cafe 心聚點

九個菓子粉絲團

© 2021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