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教師生命故事

卻讓真正愛我的家人,為我奔波

文 / 豪豪

我出生在基隆一個三代同堂的家裡,是家中的長子,下有一個妹妹。打從有記憶以來,爸爸每天都會因酗酒鬧得整個家雞犬不寧,甚至會使喚我拿皮帶去鞭打我的媽媽。在我6歲時爸媽離婚了,自此後,我就再也沒跟媽媽聯繫。離婚後的爸爸,酗酒更兇了,苦的更是爺爺、奶奶和我。每天晚上,只要爸爸還沒回家,我就會擔心得無法睡覺;爸爸回到家,我又會很恐懼他發酒瘋。我從小沒一天好睡過,讓我到現在還有嚴重的失眠症。

即便如此,我的功課還算不錯,也很認真地考上瑞芳高工,但在高一過年的一天,爸爸喝酒回來後又莫名其妙對我亂罵,我積怨已久的情緒就像山洪暴發,我毅然決然什麼都不帶就直接離開了這個家。之後,我就一個人在外過著半工半讀的生活,也在那時因為交友不慎,我開始接觸到毒品,從日校轉到了夜校,又在夜校讀到被退學,之後我就專心地在一間工廠上班。那段日子,我會趁爸爸不在家的時候,偷偷地回去探望爺爺奶奶還有妹妹。

就在我18歲生日的當天,我利用上夜班期間的休息時間跟同事一起出去買早餐, 沒想到出了一場大車禍,導致我顱內出血、頭骨碎裂。醫生發了病危通知,告訴我的家人即使做了緊急手術,但成功率不高,不死也會是植物人。那次手術後,我很幸運地活了下來,但我也變成了肢障,領了中度殘障手冊,也留下了癲癇後遺症。這場車禍使我失去了很多東西,我的興趣、我的娛樂、我的工作…,我的世界彷彿一夕之間全崩塌,包括我再也不能彈吉他了,連打個籃球也打不好。我頓時失去了方向,覺得自己這麼努力地過日子幹嘛,還不是遇到一堆鳥事,我開始放縱自己。 

因為是職災,我放了大約半年的工傷假,天天酗酒跟吸毒,也接觸到地下博弈球版,開始做起博弈的生意。起初,我還真的做得很順利,賺了不少錢,也買了一部車子,我身邊的朋友越來越多,我的生活也越發的糜爛。直到我被倒了一大筆債務,瞬間不只所有的積蓄都給賠掉了,還欠了一堆債。起初,我還覺得無所謂,我身邊的朋友這麼多,而我對朋友都很好;我相信我出事,大家一定會挺我度過難關的;沒想到我的朋友們在我出事後,都不見了。之後,我就過著行屍走肉般的日子,也在那個當下,我接到妹妹傳來的噩耗,說我爸爸在醫院時間不多了,想見我一面。我心裡更是五味雜陳,好不容易籌到錢趕去了醫院,還是沒趕在爸爸離世前見他最後一面。

我因為爸爸而離家,後來也因為爸爸的離世,我回家了。我告訴自己,我必須振作起來,因為家裡需要我。我先去酒店當少爺,做了一段時間,買了一部中古車,也把債務解決了,就在朋友的介紹下,到核四工作,也在那時學了AUTO CAD,爭取到繪圖工程師的職位。四年後,因為核四要關廠,我就一邊到我叔叔的髮廊擔任公關,一邊去學汽車鍍膜包膜的技術。兩年後,我在基隆開了一間車體護理店。起初經營得還不錯,但因為我的交友相較複雜,所以陸陸續續卡了不少毒品、傷害、毀損…等案子,店裡也成了毒品的中繼站。

我一向好勝心強,在開始碰藥的時候,我就想跟朋友證明「我能夠控制的了毒品」、「我即使吸毒也不會影響我的正常生活」,所以我就一直吸毒沒有停過,直到毒品案接踵而來,我才漸漸意識到毒品不只影響到我的生活,連基本生活能力,我也無法控制了。雖然一開始,我還有能力繳罰金,但之後罰到沒能力,店也沒辦法好好正常經營,然後通緝被抓,進去服刑。

我其實只關過監獄一次,說起來也只有半年,但對我而言,在監獄待習慣了,我就越不敢離開監獄,因為我知道我只要一離開監獄,問題馬上接踵而來,貸款、違約金、裝修賠償費,還有毒駕的罰款…。我已經什麼都沒有了,如何去面對這麼多挑戰,乾脆還是回到我行屍走肉的生活,又或再冒險幹一票…;但我也想到萬一失敗,可能換來的是遙遙無期的刑期。

越快要出監,我就越煩,直到出監前一次的會客,奶奶帶著妹妹來探望我,奶奶對我說,她不求甚麼大富大貴,她只想看著我平平安安、腳踏實地的去過日子。我的妹妹也是靜靜的看著我說:「哥哥,你過得還好嗎?」會客結束,我看著奶奶一天一天老去的背影,也為這個當哥哥的我,沒有能力保護好妹妹,而難過不已。那次回到舍房後,我下定了決心腳踏實地的去面對所有,我不想讓家人們再為我奔波流淚。過去,我一直以為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能解決,不用家人來替我煩惱;但當我真的進到監獄裡,我發現我什麼也做不了,卻讓真正愛我的家人為我奔波監獄。在快出獄的前幾天,監所為我做了出監輔導、就業輔導,但我必須說環境真的很可怕。就拿我出獄後的第一天來說,就在家附近遇到了朋友,然後就很正常的被問說:「你出來了喔!」接著就是說:「走吧!來家裡充電一下吧!」我明明就已經下定決心要脫離,可是當下的誘惑就在眼前,心裡的天使與惡魔交戰的結果,我輸了。第一天出獄,我就又吸毒了…

不過好險,我及時煞住了車,沒有再繼續下去,但我真的意識到我如果不脫離這個環境,我很難改變,於是在找工作的時候聯絡上就業輔導中心的一位莊小姐,她非常熱心地跟我介紹了利伯他茲,說那裡有個培力方案可以幫助出獄的人有個就業機會,還有成人宿舍可以住,租金很便宜,最主要的是可以讓我離開這個環境…。就這樣,我來到了利伯他茲,也順利的進入職場、搬到了成人家園。我終於有個穩定的工作,也有個安全的住所,雖然薪水不多,但我心裡有份踏實感。

只是工作了不久,接續而來的就是面臨即將而來的債務,存證信函寄到了公司,讓我不得不去處理。機構的老師馬上陪我去做了債務協商,因為我有決心要還,百來萬的債務就讓我以一個月1萬元作為分期付款償還,五年的時間就可以處理完我所有的債務。後來因為看著一個個種子老師在這裡尋求到幫助後,又再去進修念書,紛紛投入到助人工作裡,我開始有了將來能夠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憧憬,就像當初其他人幫助我一樣。我開始自修,去把我當初未完成的學業完成。

今年初,我轉到照顧青少年的工作,這些青少年們多或多或少卡著些案子,就像是群迷途的羔羊一樣,我做的工作就是趕在他們成年前及時去幫助他們找到生命的意義,雖然過程中遇到不少挫折,但我知道這是我的使命,只要我還有餘力,我就不想放棄。

社會企業聯絡電話:(02)2936-2989、(02)2936-3201#18

七品聚餐廳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Rebirth cafe 心聚點

九個菓子粉絲團

© 2021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