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教師生命故事

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出門

文/阿旭

我出生於一個平凡且健全的家庭,上有姐姐、下有弟弟,是家族中的長孫,自小就備受寵愛。國小的我,成績都是名列前茅,媽媽為了栽培我,每當放學或假日,總是被吉的堡、潛能美語、珠算、速讀給塞得滿滿的。國小畢業後,媽媽為了讓我能有更好的受教環境,捨棄鄰近的國中而安排我去讀私立中學。每天早上,我得搭上五點四十五分的校車;晚上六、七點課後輔導完後,又坐著校車回到家。這樣持續了快半學期,或許是私校競爭太激烈,我每次的月考成績都落般上的中後段,也開始變得不愛讀書。媽媽以為我成績退步是因為學校太遠、趕搭校車太累,於是展開了我的轉學噩夢。

我先轉到大安區的明星國中,但成績反而不進更退,玩心重的我開始結交一些會翹課的同學,開始只是躲在校園角落玩耍,後因調皮破壞飲料販賣機而被學校記過。媽媽怕我遭到老師和同學的異樣眼光,也爲不讓我跟那些愛玩的同學膩在一起,於是把我轉學到離家最近的學校。不巧那時正遇著爸爸出車禍,腦部動了兩次大刀、腿也斷了,媽媽忙於照顧爸爸,我就更肆無忌憚的在校成群結黨、霸凌同學。才國三上,我就因大過小過已超過十二支,被勒令轉學。但鄰近的學校都不要我,所以我就被轉介到了基督教聯合教會的社區少年學園,最後只拿到了國中修業證書。

當時就因為少年學園的體育課是被安排到鄰旁的撞球場,進而認識了裡面的店長,所以後來當我不再讀書時,我就到球場打工,也在那認識了越來越多比我大的哥哥,順勢的加入幫派,到處討債滋事,跑遍各大舞廳,接著就開始接觸到各式毒品、吞搖頭丸、拉k。我是在收到當兵體檢通知單的同時,因為在舞廳裡販賣二、三級毒品遭警分局查獲。交保勒戒出來後,遇到警方大力掃蕩搖頭店跟搖頭丸,我就改用安非他命。19歲那年,因為在一次任務中,打傷了債務人、把對方的車子和財物拿走,而被判了八年六個月,發監到宜蘭監獄執行。

後來因為遇到96年的減刑,我提前於100年出獄,那次的經驗讓我覺得在裡面很好關,也不用上什麼課、做什麼事,甚至認為有關過的經驗,對將來在江湖上混兄弟是有幫助的,只要我不吸毒就好。所以我一出獄,就又回到以前在酒店圍事、催討酒單、放球版的生活。只是這次僅短短五個月,我就因為討債把人押走引發槍戰造成對方一死一傷而被捕,罪名是殺人、槍炮、妨礙自由。收押禁見四個月回來後,我想自己已經卡到官司,再多幾條也無所謂,所以更用毒品來麻醉自己。就這樣,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我因吸食毒品進出法院七次,每次都被交保。後來是因為一次行車糾紛,把對方駕駛砍傷逃亡,因毒品執行通緝而進到新店戒治所。這一關,就是四年十個月。

就在這次被關的期間中,我開始會想:我已經32歲了,被關了11年,我還要繼續這樣的生活嗎?我其實好想過個正常平凡的生活,我想要變好,但卻不知道從何開始。剛出來的我,待在家裡很長一段時間都不敢出門,這趟關,讓我與這個社會脫節太久,我連進便利商店買個飲料,看到飲料櫃裡琳瑯滿目的瓶瓶罐罐,居然不知道買什麼好,常常看著看著,什麼也沒買又走出來了。我也嘗試找份工作,看著早餐店上面寫「無經驗可」,我就鼓起勇氣去應徵,電話那頭問了一句:「那你做過什麼?」我愣了很久心裡想著:對啊!我做過什麼?我就嗯嗯的跟對方說「沒有」,對方很訝異說:「沒有!那你幾歲阿?」我說我31歲,她想了想說:「喔!那不好意思,因為現在旺季,需要找有相關經驗的,我們沒有時間教」掛上電話後,我就再也沒有打電話找任何工作了,就這樣待在家裡長達半年之久!

之後,是在利伯他茲老師不斷的關心與追蹤下,才鼓起勇氣來到基金會的社企場域-實習餐廳工作,雖然我對廚房沒興趣,但我能每天開心的上下班。基金會有很多過來人,也有很多專業的社工和心理師,那讓我很自在,所以我每天從汐止坐公車到南港、再轉捷運到市政府、再轉公車到木柵上下班也不覺得累。

直到有一天,我在廚房拿刨刀削紅蘿蔔皮時不小心削到自己的手指,經過簡單的包紮後,我仍強忍著刺痛繼續工作,那是我第一次心裏感到委屈與受挫,我好想回家不要做了!我為什麼要為了賺這個一個小時140元的薪水受這種苦,所以中午午休時,我就拍傷口的照片給我媽看,讓她知道我受傷了。

雖然媽媽很有智慧的安慰我,但是我的心並沒有因此而平撫;就在我下班,走到我們基金會另一間咖啡廳門口搭公車回家時,我抬頭往裡面一看,看著在裡面準備打烊的年輕人拖地的背影,那一幕是那麼深刻地烙印在我心裡。我強忍著情緒,直到上了公車戴上耳機聽著詩歌,才讓眼淚流了下來。我不斷地在想我如果在他那個年紀就能回頭好好的工作,該有多好;我如果在他那個年紀就能接觸到政府或機構的幫助,今天就不用多關這十幾年…;也因著這件事,我開始思考我的人生,我的未來。

原本看著基金會裡的種子教師進監所、進校園、去各地以自己的親身經歷來幫助人回頭,我很不以為意,也很排斥,我覺得這種工作能做多久,有多少地方可以去講,我又能用同一套故事講到退休、講到老嗎?哪天不需要我講後,我還能做什麼?後來我才發現原來基金會有很多過來人都在讀書繼續進修,很多人選擇讀社工系,留在基金會幫助像我們這種需要幫助的人。我開始有了想跟他們一樣做社工的念頭。

只有國中修業證書的我,循著基金會過來人的前例,在基金會老師的幫忙下安排了一位家教幫我補習,才第二周我就想放棄,因為我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麼,尤其是數學,老師講很多次,我還是聽不懂,常常氣氛搞得很僵,但我知道我必須堅持下去。另一方面,我知道我必須先有一張丙級證照,所以我向公司請半個月的假,自費去上照顧服務員的訓練課程,結訓後再等兩個月取得資格後報考單一級照顧服務員證照。因為平常沒有從事相關照服員工作,所以考試前我再請半個月的假在家專心攻讀學科課本,從youtube術科影片中拼命死背,很高興我一次就考上。

之後開始在每個周日下午去自費去找莊敬高職的老師補習,有時候在學校裡,有時候在學校附近的咖啡廳或便利商店,就這樣三個月後我以總平均82分的成績通過了高職學歷鑑定考試,之後再甄試上台北大學社工系進修班。

就在準備面試前,我們幾位利伯他茲的老師還模擬大學教授的角色,出題目讓我對答;面試前一天,還一直交代我千萬要穿長袖襯衫把手臂上的刺龍刺鳳遮住。我永遠不會忘記最後一關,系主任問我說:「白天工作、晚上讀書,很辛苦,你要怎麼去調適?」我回答系主任說:「我知道不論是來讀書還是未來做社工,單憑熱情總有一天會消耗殆盡;我唯有倚靠神,才能讓我堅持到最後…。」最後,我不負眾望,以正取第五名的成績錄取。如今我已是大二的學生。

社會企業聯絡電話:(02)2936-2989、(02)2936-3201#18

七品聚餐廳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Rebirth cafe 心聚點

九個菓子粉絲團

© 2021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