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子教師生命故事

重新找回屬於我們的幸福

文/書書

我是家裡四個小孩中的老三,爸爸從事彈簧床及傢俱事業,所以家庭經濟環境還算不錯。媽媽平時則和爸爸一起打拼事業,家裡的打掃、煮飯工作,都是請人來做的。由於爸媽長年忙於工作,所以我一歲半就去念幼稚園。我們兄弟姊妹感情很好,爸媽每星期也會帶我們去西餐廳吃飯,休假時也會開車帶我們到處去玩,我們與一般家庭沒什麼兩樣。

我小時候功課幾乎都在班上的前10名,上了國中後因為愛玩,每天成群結黨,不知不覺地就接觸了安非他命,當然,書也唸不下去了。我第一次進少年隊,是被最疼我的爸爸送去的。我記得當下的我,是用惡狠狠的眼,瞪著我的爸爸。之後,我依舊我行我素,光國中就念了四年,前後換了三所學校,畢業那天領到的還是一張修業證書。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讀書,賭博、吸毒、販毒、不斷進出監所,不只把弟弟也帶壞,我的兩段婚姻也都在離婚中結束,留下的是一子、二女,苦的是我的爸爸和媽媽。

我前後總共進出監所6次,期間好幾度我很想為孩子站起來,但因為一直面臨連續犯案,只好又入監服刑。我還記得在倒數第二次進監服刑一年後出來,原本想找份工作好好重新開始,但最後仍因抵不過毒品的誘惑,又走上吸毒這條路;更因為吸食安非他命的量越來越大,再加上又愛賭,光靠賣二級毒品的收入,已無法應付我的開銷,所以我開始賣起一級毒品,也做盡了一些不法勾當,當然最後還是難逃法網。但那趟,因為販賣一級毒品未遂,加上吸食,我被判了十年又十一個月。

在接到判決書的那刻,我才真正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看著小女兒還那麼小,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跑路」,跑去大陸一走了之;但爸媽和姊姊都勸我不要這麼做,也積極地鼓勵我勇敢面對。就在我32歲那年,我終於鼓起勇氣主動到監所報到。服完整整八年三個月的刑期,才從宜蘭監獄假釋出來。

在最後服刑的那段日子,我看到我帶給孩子們有多大的傷害。我的大女兒從小就守候在我身旁,幾乎寸步不離,連外公外婆要帶她出去玩,她都不願意,深怕回家後我又突然消失不見。每次我醒來,她都坐在我身旁,還把我的電話機拿去藏起來,怕我接到電話後又會跑出去。而我唯一的兒子,在離世前的兩個多星期,還與媽媽高興地跑來會客,告訴我說他們即將要去加拿大玩。當時,兒子手中還拿著在幼稚園做的一朵康乃馨,說要送給我,但送不進來。沒想到才出國兩個星期多,就在阿姨家的泳池裡溺斃。失去孩子的椎心之痛,是我到現在也無法形容的遺憾。

而我的小女兒在我入監時才兩歲,等我回來時都已經十一歲了,對我完全沒甚麼印象。在監獄裡剛開始是大女兒帶著剛會寫字的小女兒寫信給我,因為剛開始,爸媽都告訴小女兒我是在宜蘭上班,所以小女兒寫信時都用注音符號寫著:「媽媽,妳什麼時候才會從宜蘭上班回來?」每當我看到女兒寫來的信,心中更是難過不已。後來爸媽知道實在瞞不下去,也知道我很想小女兒,就帶著她一塊來監所看我。聽爸媽說,小女兒每次看到我後的回家的路上,都會哭得很傷心,所以爸媽最後只有暑假及年前才會帶小女兒來會客。

在最後的八年,我的爸媽因為健康問題相繼的倒下,媽媽因糖尿病,每週有三天都得去醫院洗腎。而就在我要出來的那年過年,我收到大女兒的來信說:今年的過年,他們都在醫院過,因為阿公血便,醫生檢查出是罹患了肝癌腫瘤和直腸腫瘤,所以過年時,阿公是在加護病房過的。從那刻起,想回家的心更濃,想改變的心也越濃。為了不再跌回過去的生活,我在監所實施全面戒菸前一年,就先報名戒菸。

105年7月,我終於獲得假釋,當我返家時,我發現兩個女兒不只在等我,大女兒還打開電腦,陪著我看她與妹妹從小到現在的相片,讓我參與她們一路的成長,心中的那份喜悅與感動,至今都難忘。隔天,剛考上第二志願的大女兒便陪我到法院報到、到區公所辦健保卡復卡手續,還為我拿了一些DM回家。

在得知有利伯他茲這個機構後,大女兒更主動幫我聯絡機構裡的就業個管員。不到一小時,個管員居然真的就出現在我家與我詳談;隔天,我就在大女兒的陪同下到基金會做適性測驗。之後,便在個管員的安排下,先到鄰近的社區從事社區服務工作。在那裡,我有學到揉麵團,每天與社區老人們一起共餐,餐後也會幫忙整理環境,協助社區佈置;星期一和星期四,我就幫忙消毒打掃幼兒館,在那裡我做了四個多月。這是我回來後的第一份工作,我非常珍惜這個機會,服務孤單老人不只讓自己很開心,也幫助我找回了很多信心。之後,基金會便邀請我加入他們的行列,一起投入協助藥癮者的工作。當時,里長及所有同仁都很不捨我離去,希望我能繼續留下,甚至以調薪作籌碼。在那友善的職場上,我看到自己受到那麼多人的肯定與認同,這讓我變得更有自信。

進入利伯他茲後,我被安排的就是就業輔導員的工作。過去的我,從沒想過有朝一日,我可以用我的生命故事來幫助或鼓勵其他的更生人;來到利伯他茲後,我發現原來我還是有價值的。為了培養自己在助人工作上能有專精,我決定繼續進修。由於我本身只有國中修業文憑,所以我打算先報名空大的選修生,修完40個學分後,再轉往空大附屬的專科學校修習社工相關學分,之後再進入空中大學。我記得我第一次的學費還是由大女兒幫我出的。如今,我只剩一年就可以取得社工師考試資格。

之前,因為與爸媽及女兒分開太久,這趟出來,爸媽身體狀況已不太好,所以我目前除了把工作做好、書讀好外,就是要扮演好一個女兒及母親的角色。另外,因為在利伯他茲這四年多時間,我學到了認錯、承擔、面對,所以當弟弟也因吸毒而遭通緝後,我就一直勸弟弟早日入監服刑。雖然開始弟弟並不為所動,但在我不斷地勸說下,真的去法院執行。如今也平安回來,在一間饅頭店當司機。我相信因著我的改變,我們的家也將會跟著改變,並重新找回屬於我們的幸福。

社會企業聯絡電話:(02)2936-2989、(02)2936-3201#18

七品聚餐廳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Rebirth cafe 心聚點

九個菓子粉絲團

© 2021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