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動花絮

台北監獄戒菸戒癮班懇親會花絮報導

台北監獄戒菸戒癮班懇親會花絮報導

這兩年,因為深刻的體會到「家人的接納和支持」對收容人和更生人在復歸社會上的影響之鉅,所以,只要公部門或監所邀請,我們都會盡全力的將我們的工作重點放在收容人和家庭的連結上,懇親會自是重點。但,過往服務的對象都是即將返家的同學,北監是第一個邀請我們為裡面的戒菸戒癮班上課,併辦懇親會活動。

這是我們第二次在北監上戒菸戒癮班的課程,一年前我們就是在邊流著淚、邊拉扯著嗓子的情況下,上了將近半年的課。流淚是因為我們機構有好幾次幾乎面臨到快斷糧的窘境;拉扯著嗓子,是因為班上同學太多、太吵雜,麥克風又常常不靈光。也許就因為這股傻勁,同學們都說很被我們感動。所以再次踏進這個班級,看到好幾個熟面孔,不用說,他們就成了我們幕後的最佳代言人;上課秩序超乖不說,互動也很良好;當然,最讓他們引頸期盼的懇親會,是很重要的關鍵。

儘管如此,在籌備懇親會前,我們還是有太多的不確定性。裡面二十年左右的長刑期同學太多,平均刑期幾乎也在十年以上;在他們之中,幾乎大半的歲月都在裡面度過,屆時,有多少家長會來?我們真的沒把握。我們也擔心,選在一個星期二的下午,又有多少同學的家屬能放下工作,前來參加?在努力和監所主管一起克服籌備過程中所遇到各種困難的同時,我們更擔心活動當天,會臨時發生一些我們所預想不到的狀況。當然,我們也考量到,該如何安慰那些家屬不能前來的同學,在心理上的難過。

寄邀請信函還容易,但打電話連繫家屬可就困難多了!常常,手握著電話一邊安慰家長,一邊連連地替同學們陪不是;更有很多次,我們必須努力地說服對方「我們不是詐騙集團」。還好,我們有老師先以自己同是過來人的身分,寫了一封信給同學們的家長,讓我們在連繫上加了不少分;但挨罵還是免不了的。不過,對我們來說,這總比找不到人或電話空號好多了!

好多個假日,我們就留守在辦公室加班,拼命的call-in,幾乎每位同學都打上了四、五通以上的電話,有的甚至十次以上,包括一個家人在馬來西亞的同學。漸漸地,名單上被連繫到的家屬也越來越多,相對的,能參加懇親會的人數也直線上升;但還是會有幾個同學,仍堅持他們自己會連繫,一直到報名截止前一天,因為等不到家人報名,才鬆口給了我們他母親的電話。當晚,就在緊要關頭上,終於說服了他正在氣頭上的母親;但掛下電話不到一小時,那位母親又焦急的打電話來問可不可以再增加一名,因為她的另一個兒子也很想看他的弟弟。就這樣,89位同學中,有63位同學150多位的家屬報名參加懇親會。剩下的,即使懇親會當天沒辦法來,在懇親會前後,也都陸續有來辦會客。

那天,我們跟監所總共訂了16個同學們自製的12吋大蛋糕,其中,有兩個是送往原上課教室,好讓兩位自告奮勇陪著沒有家屬來的老師也能和同學們邊上課、邊享用。這次,監所更做了一個好大的突破,允許我們利用這次懇親會和家人團聚的機會,幫同學和家屬們留下一張張溫馨合照;一張留給同學,一張寄給家屬們。會有這樣的靈感,主要是看到同學們身癮易戒,但心癮難除,因此,我們有了一個突想:何不藉著同學在裡面這段最安全、最規律的日子,幫助同學將他們所深愛家人的圖像,深深的印入在腦海中,以便在將來出所後又再遇到誘惑,能用親情的力量來打敗自身的軟弱。另一方面,是起於在聯絡家屬的過程中,一位同學說:「我好想我的爸爸,他已經八十多歲了,如果沒有人接送,是不可能過來的。我在裡面還有十多年的日子,出去,可能再也見不到我的老父親了!老師,您能幫我去接我的爸爸嗎?還有,在接我爸爸時,如果看到我的老媽媽,能不能幫我照張相片,帶來讓我看看,我好想我的媽媽啊!」就這樣,我們的一位同仁不但親自接到他的爸爸,也把他的媽媽給帶到會場。

但最難忘的還是懇親會結束後接下來的那堂課,當我們將每位同學和他家屬的合照一一打在投影片上時,全場幾乎鴉雀無聲,而且非常有秩序、自動地踴向前幾排。各個無不瞪大著眼睛,緊盯著螢幕。不時看到台下同學眼眶盈淚的說:「那是我的爹!」;或從底下傳來陣陣驚呼:「哇!這一家人怎麼那麼像!」;更有全場歡聲雷動的呼應「那是××人的寶貝兒子,真的好可愛啊!」如果要找孩子的爸爸是誰,只要看全班誰坐得最直挺挺的那位,準沒錯…

但如果要票選最令人動容的一張全家福照片,應班長莫屬。長像清秀又中規中矩的班長,怎麼看都想像不出他會和毒品有關。這趟入獄時,班長的小兒子還沒出生,這次懇親會,班長是第一次抱到已經快滿四歲的兒子。當照像師轉台到班長那桌,父子倆很有默契的緊緊相擁,對著鏡頭比“Y”。孩子可能不懂,爸爸等這一刻,已經盼了四年;但下一個擁抱又在何時,恁誰也說不準,因為還有十多年的刑期在後面等著。

前班長也是,已經服了十多年的刑期,好不容易熬到可以報假釋,但一次又一次的被駁回,失望之情常溢於言表。這次懇親會,原本還很擔心他的兒子會不會接納這個老爸,但經過我們不斷地連繫,不只他的兩個兒子都特地請假從高雄趕來,他那剛過門、未見過面的兒媳婦,也跟著一起來看老爸。另一個同學,因為他的嫂嫂不在三等親內,且一家三口已經佔滿了名額,很關心他的嫂嫂只有忍痛犧牲自己,在獄所門口足足等了三個小時。

而一個原本一副滿不在乎,也喜歡在課堂上挑戰老師的同學,這次懇親會因為老婆也在另一所監所服刑,我們特別打報告給監所,希望能讓他的岳父母帶著他的孩子來參加。因為監所的特准,經過這次懇親會,這個同學整個人都轉變了,不只會開始主動跟自己年邁的母親請求原諒,也會跟正在叛逆中的大兒子表達愛和關懷,成了我們公認改變最大的一位同學。這位同學後來寫到:「家人的愛原來一直都在,只是我常常故意去忽略,不敢面對的不只是家人,甚至是自已。感謝老師們的用心,讓我勇敢的向家人說出愛這個字,往後的每一天我都要讓自已活在愛裡面。堅持改變的決心。」

一位家庭支持非常強的同學,家人為了能就近探望他,特別舉家從南部搬來監所的對面。這位同學悔悟心很強,寫作業特別用心,懇親會結束後,還馬上寄了一封感謝卡給我們,上面寫著:「這一年最特殊的日子,總讓我們想起你們無止境的愛心,因為你們,使我和家裡的關係變得更溫馨、更美好;也因為你們的支持和各位老師無私的愛,讓這世界處處有溫情。此刻,讓我說聲謝謝!願主內平安。聖誕快樂。」

一位隨班繼讀的同學寫到:「從第一屆就上各位老師的課,很感謝老師們的關懷,利伯他茲是我遇過最用心的團體,不分宗教、年齡,老師們的愛心讓我非常感動。特別是這次舉辦的懇親會,真的讓同學們跟家人的距離拉近許多。很多話非常不好表達,但都藉由懇親會的機會說出來了,非常感謝。」

15堂課結束後,我們忍痛的推掉北監「高」規格待遇的邀約,而回到鄰近的一所戒治所,當起我們的廉價勞工,甚至無薪志工。很多人或許不解,但我們清楚知道,與其看著生離死別的懇親會,不如集中所有主力,去營救那些還有機會選擇「不讓遺憾再繼續發生」的同學們身上。即使明知,這不是一條易路。

日期

2017-02-23

標籤

活動花絮

社會企業訂餐與團購商品,介紹連結…

利伯他茲基金會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心,聚點人文咖啡小棧

九個菓子Line@ 官網

歡迎連接進入選購嚴選好食品!

© 2017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