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員感言

為他們照亮回家的路

為他們照亮回家的路

2013年起,本會接受新北市社會局的委託,進行司法處遇青少年的後續追蹤輔導工作,針對那些受感化、安置等司法處遇的青少年,在他們返家或回歸社會後繼續追蹤,提供就學就業方面的資源協助,期盼他們在復歸社會的這條路上走得更穩。

沉重的負擔

阿民,他是我們這個方案最早接觸的個案,記得一開始撥電話到他家的時候,聽到了一個講話很不清不楚的女生聲音,當她聽到我要找阿民時,她說阿民在當兵,她是他媽媽。等到我說明來意後,阿民媽媽開始跟我述說目前家裡面所面臨的經濟壓力以及對她因為生病帶給家裡很大的負擔感到歉疚,也希望我們能給她們一些協助。雖然我們是可以將「服務對象已入伍」而結案,但我仍放心不下的和我們裡面的一位社工,約好時間去家訪。

到了阿民家,我看到了一個顱面受損的婦女,以及阿民─一個穩重的男生,也在初步的交談裡得知,阿民的爸媽在他進入桃園少年輔育院前就離婚了,家裡的經濟一直都是靠阿民的媽媽在支持。他是在快離院前,才得知他的媽媽罹患了口腔癌,經過手術後,成了現在這個模樣;不但進食困難,為了治療,阿民媽媽沒辦法再工作。這個變故,讓阿民在離院後沒多久,就必須要承擔起家裡的經濟重擔。

阿民在進入少輔院前,就已經有一個穩定交往的女友,而且在阿民出來後不久就有了小孩,所以阿民一出來沒多久,便和女友辦理結婚。阿民說,這是他必須要負擔的責任,同時他也選擇提早入伍,儘快將這個國民義務服完,因為他知道未來的日子將會更沉重…。為了能夠離家近一點,好照顧家人,阿民選服社會替代役,家裡的經濟重擔,暫時落到了他的姐姐和老婆身上。但媽媽生病、孩子又小,面對家裡龐大的經濟壓力,讓阿民喘不過氣來,但又求助無門。阿民說,還好有我們的出現。

面對這樣的家庭,我們除了積極協助阿民媽媽就醫、申請低收入戶和身心障礙補助外,也幫忙連結相關資源,如:陽光基金會等,目的就是希望能夠讓阿民可以沒有後顧之憂的把役期服完。剛開始還算順利,該有的補助都下來了,豈料,另一場更大的變故,又降臨在阿民的身上。

這天,本來預期要帶阿民媽媽復診,於是又去電阿民家,發現沒人接,後來就打給阿民的爸爸,才得知阿民的媽媽在前兩天因為大量出血過世了。聽到這個消息後,我火速的與社工趕到阿民家,這時在阿民家,我看到的是一個很冷靜但又很落寞的阿民。阿民說,原本他以為一切都會雨過天晴,沒想到媽媽竟然會因為傷口大量出血而過世,但或許這對他媽媽來說是種解脫,畢竟他媽媽苦日子也過太久了,但是他真的覺得很無奈,怎麼會有這麼多的考驗。

我跟社工又去參加了阿民媽媽的告別式,阿民告訴我們說,等把媽媽安葬後,他的弟弟和姊姊要搬去跟爸爸住,而他計畫要先將老婆和小孩接回她娘家,等他服役完,再搬出來。未來的日子會怎樣他不知道,不過他會努力的再把這個家撐起來,畢竟,這是他要盡的責任。

經過了入院、出院後的這些變故,阿民從一個少不更事、莽撞的男生,變成了一個穩重的男人,雖然成長的路很苦,要負的責任很多,但是阿民說,他會努力,畢竟現在他必須要支撐起兩個家,他必須要變成一個更有肩膀的男人。

看著阿民的改變,我的心裡其實有些感傷,但也有些欣慰,或許對阿民來說,成長是痛苦的,但也惟有這麼刻骨銘心的痛,才得以讓一個人在短時間內,快速的成長。期待阿民的未來,可以不再有那麼多的苦痛和壓力。

小文上學去

在我們服務的孩子裡面,有一個讓人印象深刻的小孩,她叫小文,一個很男孩子氣的女生。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她家路口的便利商店,原本想說應該會是個女生,因為名字清清秀秀的!結果走過來的卻是一個很帥氣的男生,還直問我說:「是你要找我嗎?」當時我真的是愣了一下,她接著說:「我是小文啦!」這時,我才連結起來,原來眼前這個看起來很帥氣的男生,就是我要找的那個從名字看起來很清秀的女生。

小文一見到我,就開始說:「抱歉啦!因為我阿公在睡覺,不要吵到他,所以跟你約在這兒見面。」後來,她開始跟我講她的故事。

小文雖然是個女生,但她從小就跟男生沒兩樣,爸媽在她很小的時候就離婚了,所以她從小就跟著爸爸。小文爸爸是卡車司機,所以蠻忙的,沒時間照顧小文,所以從小都是阿公在照顧她。因為個性衝動又愛玩,小文轉了好幾次學,轉學的理由不外乎就是吸毒、打架鬧事,其中有一次還因為穿校服在外面打架,所以還上新聞呢!小文得意的跟我說。

但也因為這樣,不想讓家人傷心和擔心的小文,即使在外面鬧了那麼多的事情,如果可以不讓家人知道,她就會選擇不讓家人知道,因為她覺得那是她的事情,自己做事就要自己擔,不要拖累家人,這也是她為什麼會跟我約在外面的原因。

就這樣談了幾次後,有一天,小文忽然跟我說,她想要回學校念書了!以前總覺得念書不好玩、好無聊,但現在覺得自己都17歲了,還沒有一個高中學歷,感覺很丟臉,而且她覺得也該收心了,應該要為自己、為家人想一想,所以希望我幫她找個學校。於是,我在她家附近,依照她自己的意願,幫她找了一間高職,並協助她復學。

還記得和學校接洽的那天是個大熱天,我們約在校門口等,只見一個穿得很帥氣的男生走了過來,仔細一看,竟是小文。她說既然要回學校,就要給人家好印象,所以她穿得比較正式。我虧她說:「現在大熱天的,妳穿個皮衣幹嘛!?」她只是靦腆的笑了一笑。

等到正式報到的那一天,我答應陪她去學校報到,路途中,她問我說:「學校有規定要穿短袖嗎?」我說:「不一定吧!」她就:「那可以不要穿?」我問她為什麼?她才跟我說因為她的手腳都有刺青,她不想要讓別人知道,因為她怕會嚇到班上的其他人。

在聊的過程中,我才知道她以前有很多輝煌的紀錄,小文說,她並不排斥讓學校知道,畢竟那是她要承擔的,只是她覺得如果她重新回到學校,她年紀已經比別人大了,又是個女生,身上又有刺青,她怕給班上同學不好的印象。如果可以的話,她甚至想要把刺青弄掉,這樣她就不用煩惱了。說到這裡,雖然感覺到小文還是一樣的一派輕鬆,但可以感覺到她充滿了許多的擔憂。

開學後的某一天,我打了一個電話給小文,從電話中,我可以感覺到小文的心情比之前輕鬆了許多。我問小文發生了些什麼事?她擔心的事情有沒有發生?小文開始笑,然後說:「班上沒有人注意到這件事耶!」所以她也比較放心了。問她還會不會擔心,她開始用她開朗的口氣說:「不會了啦!反正現在專心念書比較重要,我要快點畢業,不要再浪費自己的人生了。太在意別人的眼光反而沒辦法專心念書。」

 我想,對小文來說,或許過去的那些日子,在她身上留下了難以抹滅的痕跡,但是現在的她,選擇往前看,而不是停留在過去。未來會怎樣,我想小文自己也不知道,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小文終於有了目標,可以為了家人和自己努力,這才是最重要的。

洗出新人生

在這個方案裏面,有一個很特別的小孩,他的名字叫羊羊。一開始接觸羊羊的過程,其實不太順利,因為總是找不到人;後來乾脆直接跑去他家,結果也沒有看到本人,只看到他爸爸,一個有點江湖氣息的中年人。

在說明來意後,羊羊爸爸跟我們說,羊羊現在在工作,而且工時很長,所以不太有時間和我們連絡。我問他羊羊在哪裡工作,羊羊爸爸說在××路的洗車場工作,每天早上6點多就出門了,晚上12點才到家。問羊羊爸爸說難道不想讓羊羊復學嗎?畢竟他現在學歷只有國中,羊羊爸爸說幹嘛念書,學個一技之長比較重要。在取得羊羊的工作地點連絡方式後,我們就離開了。

在回來的路上,我就在想,他工作的地方感覺好奇怪,是哪個洗車場工時這麼長?××路那個地方不是風化區嗎?為什麼會有洗車場?該不會羊羊爸爸在騙我們吧…?內心有好多好多的疑惑,一直到我在洗車場看到了羊羊,所有的疑惑才都解開。

這是距上次家訪後的幾個禮拜的一天,我跑去羊羊工作的地方,沒想到撲了一個空,洗車場沒開。心想,先轉去看其他孩子,等下午再來看羊羊吧!就在我準備轉身的那刻,門開了,我看到了一個個子不高、手腳脖子都有刺青、染了一頭金髮的小男生,一邊開門、一邊正在洗著名牌車。我走過去問他說:「你是羊羊嗎?」他說:「是啊!請問你是?」在跟他說明來意後,他馬上很快的跟我們說抱歉,因為早上他睡過頭,所以才會晚開。然後他開始跟我們述說他出來後的近況。

羊羊在離開少輔院後,對於自己的未來感覺到很徬徨,因為他不喜歡念書,但是他又不知道可以做什麼!後來經過朋友的介紹,找到了這家洗車場。剛開始,他沒想太多,抱著反正至少有工作的心態去做,沒想到洗著洗著,就洗出興趣來了。

洗車場是新開的,只有他一個員工,原本老闆還會在店裡,但看到他上手了,老闆甘脆就把洗車場就交給他管,轉去開發新的業務。羊羊說他現在的工作時間其實蠻長的,有時甚至還要到凌晨才可以回家,但老闆有跟他說,他可以自己彈性上下班,所以他會自己安排時間,只是沒辦法休假這點,讓羊羊有點困擾。還好,老闆有答應他,之後會再找新員工。問他會不會覺得壓力很大?羊羊說,壓力是還好,只是很累,不過他做得很開心。

日期

2017-10-04

標籤

工作人員感言

社會企業訂餐與團購商品,介紹連結…

利伯他茲基金會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心,聚點人文咖啡小棧

九個菓子Line@ 官網

歡迎連接進入選購嚴選好食品!

© 2017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