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人員感言

鮭魚返家四壯士-新店戒治所「無縫接軌」專案報導

鮭魚返家四壯士-新店戒治所「無縫接軌」專案報導

阿瑞

三十歲還不到的阿瑞,在我們所服務的同學中算是年紀較輕的,但在這次進監所前的短短四年中,父母都相繼離世。母親是在四年前的一場車禍中過世,父親則是在阿瑞入監服刑期間燒炭自殺。雖然父母雙亡,但身為家中么子的阿瑞,家庭支持功能還算不錯,特別是阿瑞的姊姊。但因阿瑞缺乏正向的朋友,高一唸一半即休學,並開始接觸毒品,從K他命、搖頭丸到安非他命,也因為毒品,兩次入監服刑。過去曾有機車維修經驗,但退伍後則進入酒店,擔任少爺的工作。

在監所最後的半年,阿瑞參加了我們的方案,從老師們身上,也從課程和個輔過程,阿瑞開始對過去的生活有了一些不一樣的想法,也學到了一些和以往不同的生活模式,尤其是本會過來人的生命經驗分享,讓阿瑞有了改變的信心,也開始有了目標。

離開監所的阿瑞,按著自己在獄所裡的計畫,進到了生命禮儀師的行列,但後來發現這個行業與他的想像有很大的差異。後經由老師的鼓勵,找到一份每天將近12小時工時的汙水處理巡查員工作。因工作認真,老闆不久就將阿瑞提升為管理職。102年暑假,阿瑞在老師們的邀請下,向老闆請了三天的連假,到日月潭擔任我們青少年暑期夏令營的志工。整個活動,只見阿瑞忙著扛食材、搭帳篷,哪兒有需要,阿瑞就默默出現在一旁。

最值得大家讚佩的是在夜間登山活動中,阿瑞主動揹起隊員中一位行動不便的青少年學員;最後一天的抽獎活動中,阿瑞抽中了一部中古捷安特腳踏車,當場捐出來給在場另一個表現良好的青少年。阿瑞也在老師們的鼓勵下,真誠地向參與活動的青少年分享自己走錯一步而步步皆錯的荒唐歲月,鼓勵在場的青少年不要因為家窮而喪志,要多結交正向的朋友,多參加對自己身心有益的活動,令在場每一個人都為之動容不已。

阿瑞怕自己重蹈覆轍,除了值班、加班外,一定參加我們每個月的支持性成長團體月聚會;也在老師的陪同下,參加教會的慕道班,藉信仰的力量幫助自己避免復發。阿瑞一直有個心願,想好好努力工作,為姐姐買棟房子。年後,阿瑞換到另一個更大的公司上班,我們都在期待,有朝一日,「加入反毒大使的行列」也能成為阿瑞畢生的心願。

阿忠

上有三位姐姐,有著獨子與么兒身分的阿忠,除了深受家人疼愛外,管束也特別多,尤其是爸爸,對阿忠幾近日夜監控的地步,甚至有時半夜還會打開阿忠房間的門窗對阿忠大聲嘶吼說:「你在做什麼?」聲音之大,幾乎讓全社區都聽得到,原本個性較為內向文靜、不擅表達的阿忠,雖對父親的行徑很不能諒解,但大都隱忍在心。

直到十年前,一場情變加上工作遇到瓶頸,而誤觸毒品,遭到勒戒處分。勒戒結束後,因為被列為管區警察的管制人口名單,在常常不斷地查訪及撥打電話至阿忠上班的工程公司,讓阿忠壓力大到又再度面臨失業的窘境,當然很快的又深陷在用毒品來麻痺自己的陷阱裡。

阿忠是在參加方案後,重新燃起自己對家庭、娶妻生子、擁有簡單幸福的渴望。102年7月,阿忠假釋出所後,爸爸的態度沒變,但阿忠變了,遇到難以承受的壓力時,便以釣魚、騎單車來紓壓,也成了每個月支持性成長團體的固定成員,甚至加入我們的志工培訓課程。

在一次的支持性團體藝術治療中,阿忠藉著親製的手工蛋糕,靦腆的向老師們表達自己的祝福和感謝外,也分享在透過藝術創作的過程中,他發現到自己內在原來擁有的是一顆敏銳的心和細緻的感受,也較能諒解父親的擔憂。因為阿忠的改變,加上老師的穿針引線,阿忠不但改變了和父親的關係,也加入了教會慕道班的行列。

在工作連結上,阿忠一直記得老師的叮嚀,在復原的路上不要急著非馬上找到工作不可,如果經濟許可,先讓自己沉澱,找出自己的專業及方向,所以有四個月的時間,阿忠只是偶而擔任臨時性的監工工作,讓自己慢慢地適應職場,因為過去的經驗及盡責態度,讓阿忠如願的在住家附近找到一份工程師工作。從阿忠臉上的自信,不難看出現在的阿忠,正踏實的踩著生命中的每一步。

阿宗

55歲、沒讀過什麼書的阿宗,從國小畢業後即隨著地方上的大哥在基隆海產店工作,也曾有一段時間跟自己的大哥開砂石車,也短暫開過計程車、從事水電工作,但都是斷斷續續的,因為阿宗很早就接觸毒品,也因為吸毒,讓阿宗幾乎大半輩子的時間都在監獄中渡過。雖然生有兩名子女,但最終也因為吸毒、進監而走上離婚之途,孩子監護權都交給了前妻。

雖然前妻還是到處張羅阿宗年邁雙親的看護費,但對阿宗完全死心,所以阿宗這次入監,已經沒有任何家屬來探望,更不要說懇親會。也許就因為這樣的刺激,讓阿宗在監所裡就特別認真的學習並領有勞委會所核發的「照顧服務員」證照,在出所前就央請所裡的社工和我們的老師們幫忙找工作,也因此在還沒出所前,透過就業媒合,順利找到了賣漁產的工作。

但因為漁市場工作時間與其多年在監所裡的作息迥異,加上每天工時長達14個鐘頭,特別是必須在凌晨1 2點就得起床,趕到市場從半夜一點半開始到批發市場採買魚貨、搬運、並至市場上販售,一直要到下午三點多、整理完魚貨才能返回租屋處休息。除了周一,每周得工作六天,其中有三天在台北,另外三天是在台中、苗栗。

這樣的工作,一般人都受不了,年長的阿宗更撐不住,沒多久就胃疾復發。老師們抓住任何機會不放棄的一再鼓勵,常常在電話中或是直接到他的租屋處,希望給幾乎要頻臨崩潰的阿宗一絲絲安慰和鼓勵,當然也答應要幫阿宗找他原本想做的看護工作。

但洽詢多家看護業者,皆因其更生人的身分遭到婉拒,但阿宗並沒有因此而放棄,反倒是我們提心吊膽的擔心,有一天他會不再接我們的電話。

半個月過去了,有一天,老師終於他住屋房門口看到了一張開心的臉。阿宗說他已經好多了,不但已經能慢慢適應魚市場的工作,生活作息也調整過來了,因為能有好的睡眠品質,胃病也跟著改善許多。

阿宗有點靦腆、又帶著些許的驕傲說:「這份工作是我活到55歲以來,第一份穩定又正當的工作。」

那麼忙碌的阿宗,仍三不五時的利用空檔到監所探視沒有家人關懷的獄友。阿宗就因為有一位昔日室友喜歡吃荷包蛋,但自己隻身在外租屋,沒廚房又不善料理,向同事借摩托車,騎回40公里外的老家,特地煎了幾個荷包蛋,再帶著荷包蛋騎到距老家20公里外的監所探視那位老友。我們當然不希望講義氣的阿宗,太常跟以前的朋友聯絡,但是我們每個老師都好激賞阿宗的義氣,也準備邀請他加入志工行列。

阿正

四十多歲的阿正,從13歲起便開始接觸使用毒品,算起來藥癮史長達三十多年,也因著幫派關係,槍砲、毒品、強盜讓他幾成監所常客。江湖氣太重又沒有任何正當工作經驗的他,自然成了老師們名單裡相當擔心的一員。

阿正從101年5月出監後不久就消失,我們都認為凶多吉少,但仍不放心的跟因著懇親會聯絡上的阿正的女友打探阿正的下落,沒想到阿正為了避開舊友,連手機都不敢辦,並在女友的介紹下,進到一間頗為知名的大醫院擔任加護病房推病歷、遞送文件、輔助護理師的工作。

我們都以為薪水少、工時長的人力派遣工作,阿正是不會撐多久的,但每次的訪視,都看到阿正依舊在醫院裡穿梭著。阿正說,他越來越感覺到生活中的平靜與快樂,這是他從未想過、也未經歷過的簡單幸福,雖然薪資不高,但他好珍惜這份寧靜的平淡。也因為常接觸病學和醫理,阿正回到家中,就會傳授給身邊的長輩和親友。

更難得的是,阿正在想給多年不離不棄的女友一個正當名份的同時,也開始正視自己積欠十多年未曾處理的卡債問題。在經過老師們不斷地鼓勵下,阿正嘗試與銀行、債權公司展開債務協商。

日期

2017-10-04

標籤

工作人員感言

社會企業訂餐與團購商品,介紹連結…

利伯他茲基金會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心,聚點人文咖啡小棧

九個菓子Line@ 官網

歡迎連接進入選購嚴選好食品!

© 2017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