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長的話

永不停格的愛

永不停格的愛

應該是十幾年前吧!阿亮曾主持一個很多人都愛看的找人節目;這次我們團體為了達成任務,每個人也都紛紛扮起阿亮的角色。先是沙盤演練,然後任務分組,最後就秉著阿亮「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名言,在烈陽下開始我們的尋人之旅。

老師,難道你們不怕嗎?

就在當信差的這段時間,我們的NO.1出獄了!我們知道他年邁的爺爺奶奶不可能來接他,為了怕他一出獄就被朋友接走,我們搶先到監獄門口等他。在送他回家的當下,他好感性的對我們說:「老師,你們真的很敢耶!難道你們都不怕!」我知道他是在好意的提醒我們:沉溺毒海背後的複雜世界,不是我們一般人所能想像得到的。但就因為這股傻勁,讓我們不只將他緊扣在我們每個人的祈禱與關懷中,也在送信的當下,讓我們看到一則則感人故事背後所蘊藏著的都是豐富的家庭復原力。 就像從NO.1家中斑剝牆壁的照片上,我們發覺他居然是大陳義胞的後代子孫,這無疑對我們像打了一劑強心針,除了告訴他身為NO.1對我們意義有多麼重要外,我們還告訴他有關大陳義胞的忠貞感人故事,好激起他身為大陳後代子孫的榮譽與驕傲。果真,歷經了兩個星期找工作的煎熬後,NO.1終於找到了一份資源回收工作。

家家皆有本心經

另一個令我們印象非常深刻的同學,他的家庭可算是一個大家族,每星期一定有人輪流來窗口會面外,他原本就要進禮堂的孩子,為了堅持非等爸爸出來親自為他們主持婚禮不可,小倆口硬是把婚禮延後了一年。而他憨厚又有智慧的太太,為著原定的懇親日不能請假,一直耿耿於懷,不斷地央求我們改期;我們也真的就為著這家人將日期往後挪了一天。 原本一口氣想報名十多人要來參加這次的懇親會,也在典獄長的恩准下,由原規定的3名增加為5名。一聽名額放到5名,太太馬上回答說:「那我們同戶口的5名全都參加。」懇親會那天,原本都在工作的三個孩子居然也真的都請准了假,出席在會場。而那60歲的老爸爸就在眾目睽睽下,靦腆的將手撘在他太太的肩膀上,一起跟著我們唱「陪我看日出」。

從台中到台北

還有一個同學,在台灣只有一位住在台中的姐姐和在病中的爸爸。當正在幫自己孩子帶孫女的姐姐得知有懇親會這個活動,居然不知道從哪來的說服力,竟然說服了她的兒子和媳婦,願意讓她帶著才上幼稚園的孫女,千里迢迢的坐火車北上基隆來看阿舅。從她前一晚出發後,我們的手機就開始不斷地連線,直到祖孫倆平安下塌飯店,我們才敢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同仁的車子就在飯店門口等著,親自護送她們到監所。活動結束後,老姊姊是一路掉著淚出來,臨去前還頻頻問我們說:「老師,您知道我弟弟喜歡吃什麼?我想從接見窗口寄點東西給他吃。」

請幫我送一枝玫瑰花給我的太太

還有畫蛋糕卡片給太太的那位同學,在新生命體驗營結束後,得知我們會親自將他的信送交在他太太手中時,還特別千交代萬交代,要我們在送信的同時,一定要記得幫他買一朵玫瑰花給他太太。 就因為在送信的當下同時感染到玫瑰花的魅力,懇親會當天,我們也找到當地一家得獎的西點蛋糕店,訂製了一座全店裡最大的蛋糕。蛋糕上面除了寫上「很幸福」三個字,還佈滿了朵朵的玫瑰花。同學們親自將蛋糕一份份的捧到他的家人手中。玫瑰花蛋糕的清香與甜美,確實讓整場的懇親會加了不少分。

感謝監所同仁全力配合

懇親日是所有收容人最期待的活動,但也是獄方神經最緊繃的日子,因為真的不知道會有什麼事發生。基隆監獄就曾經因為一次的懇親會活動,讓所有的努力都被一篇負面報導而化為烏有。有了這樣的經驗,這次聽說我們又要多插進一個懇親會,上上下下無不繃緊發條。 然而,我們有我們的理念,家屬有家屬的期盼,監所也有監所的規定。為了三全其美,在懇親會的前兩天,一群人大陣仗的在典獄長辦公室裡開協調會。為什麼說大陣仗,因為除了典獄長和我們外,還有基隆更保會陳主委和蔡副執行秘書、教化科謝科長、戒護科楊科長。最後終於在周典獄長的英明指示下拍案叫定:將條件從原本最多的一家3人,放寬為一家5人;從原本規定只能「直系親屬」,這次因為專案,放寬為「對將來出獄在復歸社會協助上有助力的親屬」,才得以有那麼圓滿的結果。周典獄長甚至還說,下次如果可能,更想放寬條件為「對更生之路有功人士」,以彌補沒有家屬的同學,也能有相同的機會,邁向復歸之路。

鐵漢也有柔情

當然那天可苦了監所上下所有的同仁,不只裡裡外外都由各級長官親自帶隊鎮守,我們幾個老師更是在電話裡千交代萬交代:「一定要記得帶證件喔!還有,不該帶的,不能帶;沒有事先批准的,不能來。」但硬是有一位八十多歲行動不便的老阿嬤,一聽說可以見孫,說什麼都要跟著來。 最後不但闖關成功,長官還要大家先禮讓這位行動不便的老阿嬤走在隊伍的最前面。不過另一個人就沒這樣的運氣,他就是陪阿嬤來的另一位家屬,因為不只沒在懇親會的家屬名單上,也沒帶身分證件;就這麼他在監所外的車子上,足足等了阿嬤三個小時。

老師,讓我們來

在這之前,基隆監所已經辦過了兩次的懇親會。前一次的懇親會,我們就受邀參觀,更保會陳主委一直在旁面授機宜,並叮嚀我們將來在辦懇親會時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回來後,我們第一件事就是針對「沒有家屬來的同學,還是不要列席在其中」有了一個定案。我們的立意很簡單,就是擔心一旁觀摩的同學會觸景傷情。 在不斷的努力下,終於在列入專案的22個同學中,有14個同學的家屬提出了申請,剩餘的8位同學家屬,有的是因為聯絡不上,有的是平常就常來接見,更多的是因為懇親日訂在星期三,一般家屬都需要上班而不能來。沒想到這8位同學中的4位同學,反而苦苦央求我們,讓他們也能出來感染一下這難得的懇親會。於是,老師們又開始動腦,想想何不安排這4位觀摩同學另成一個家屬區,由老師們輪流陪伴,當他們的臨時家屬。就這麼,這4位同學也出現在懇親會會場的一角。 沒想到,就在我們忙著招呼一擁而上的家屬時,這4位同學突然從他們的家屬區走了出來,說:「老師,讓我們來招呼吧!您們去忙別的。」接著就看他們興奮的穿梭在35位來訪的家屬群中,忙著給每桌添加茶水和飲料。活動結束後的第一次小團輔時間,這四位中的一位,感觸好深的對我們說:「那種場景,讓我好想念我的家人,更想到他們曾經對我的好。」 

老師與沒有家屬來訪的同學自成一區

家屬座談會

當天緊緊相擁、臨別依依的情景,不只家屬們哭花了臉,老師們的眼眶也滿是淚水。離去前,我們還在監所的會議室裡,安排了一場家屬座談會,由基隆更保會陳主委向大家說明更保會有哪些地方可以協助大家。為了符合在場老老小小的口味,我們事先特地去一家新開張的連鎖店試吃,每道精緻餐點都是經大家票選出來的。用餐期間,謝科長還播放法務部正在各監所推動的一部影片「逆子」給家屬們看,很博得在場者的共鳴。 說實在的,從任何角度來看,這次懇親會算是相當的成功,也登上了報紙新聞的地方版;惟美中不足的,就是一家媒體的過度報導,讓我們心頭猶如蒙上一層陰雲。

事實的真相

報紙上頭是這麼寫著:「利伯他茲基金會執行長×××說,法官判准離婚時,滿臉怒容的阿財氣到一度揚言出獄後要殺了前妻…」後面描述的是對的,但「出來後要殺了前妻」這句話就太聳動了!為了避免不必要的事端,我們不得不將這則故事的原委,公諸於下:那位同學是在我們舉辦新生命體驗營的第一天下午,被主管叫出,說是要去法院開庭。當時我們都不以為意,認為一定是一般的刑事官司,沒想到他怒氣沖沖的回說:「是老婆要跟我打離婚官司!」。其實,我們每個老師看他的面容,不想也知道這場官司是絕對輸的。果真,那天回來,他的臉色更臭了! 除了盡力安撫與穩定他的情緒外,我們真的不知道還能說什麼;但沒想到,四天營地下來,他是所有人中間改變最大的一個,這也興起了老師們非得把那封愛的家書親自送到他「前妻」手中的念頭。於是,我們在一間醫院大廳的中庭,第一次見到了在裡面工作的她。其餘就像其他報導中所提到的,一位大陸新娘如何嫁到台灣並忠實的守著這個家的感人故事…。

從失焦到聚焦

懇親會當天,她帶著兩個氣質出眾的孩子出現在一堆家屬當中,當然很快就成為媒體的焦點。但沒想到一切的努力,就因為一篇報導而脫序了!懇親會後的第一次小團輔,只見火冒三丈的他說:「我再也不來上課了!」眼見所有的努力都快化為烏有,讓我們不得不回頭求助那個繫鈴人- 「我已經看到了那篇報導了!請幫我轉告他,我沒生氣,我知道有一些媒體記者就是會亂寫。我跟他生活在一起已經十年了,我清楚知道他會說什麼話。麻煩您們一定要幫我轉告他,千萬不要在裡面亂,一切就等他出來後的表現再說!」當得知我們已經幫她把新買的眼鏡轉寄了進去後,電話那頭突然傳來一陣哽咽:「這十年來,他身上所穿的任何衣服和鞋子,都是我買的,但是我不知道那付眼鏡對他合不合?」 天啊!我們只能說,我們真的愛死這個家庭支持性服務方案了!

(2010年7月28日 基隆監獄懇親會花絮報導)

社會企業訂餐與團購商品,介紹連結…

利伯他茲基金會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心,聚點人文咖啡小棧

九個菓子Line@ 官網

歡迎連接進入選購嚴選好食品!

© 2018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