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行長的話

這一年

這一年

以前的我一直深信只要我們努力去做天主所喜歡的事,錢絕不是問題;但沒想到,這一年來,籌募員工薪資竟成了我們最大的夢饜。我們幾乎每個月都是在捉襟見肘、膽顫心驚下渡了過來。

我還記得有一個月,眼看沒多久就發不出員工薪資,只好硬著頭寫了一封哀的美敦書,投到我過去工作單位的雙月刊。我知道那裡有很多同仁都在默默行善,我也有很多感情很好且一起打拼的夥伴;再想想過去20多年來,身邊同事的紅白帖,我和我先生從不缺席,但女兒結婚時我們不曾發過一張喜帖。心想:這篇募款專文出去後,不只好幾千位員工可以看到,還有一些正在大廳等待叫號卻無意翻到刊物的有心人⋯,這樣或許就能幫我們撐過一些時日。

知道那篇文章被刊登出來後,有好長一段時日,我幾乎天天都去刷本子,但一年下來,總共只募到五萬多,而且都集中在前兩個月,之後就只剩下兩個恩人。這個打擊,對我來說,比什麼都大,我再也不相信自己會寫文章。之後,我們也真的面臨到因為發不出薪水而被迫走了三位員工的窘境。好長的一段日子,只要想到離去員工的不捨眼神,我就幾乎睜眼到天亮。我非常不喜歡這個職務,我只想做個單純的助人者,但曾幾何時,這個夢想卻成了遙不可及的奢望。

之後的半年,我們開始嚐試接政府的專案,募款的事就暫且擱下;原以為接專案至少可以打平我們的困境,沒想到年底撥款,看到核下來的金額,整個人都傻眼,因為連請一個員工的錢都不夠。我記得好幾次的會議裡,念經濟的我苦口婆心的跟員工解釋,這樣的專案,明年度是絕不能再接,但員工們都是一面倒的認為接專案比較能幫助我們更深入的接觸到同學的核心問題。望著一張張義正嚴詞的臉,我和老爸只能拋下一切,趕緊找錢;但,談何容易。我更永遠不會忘記在準備撕下99年最後一張日曆的中午,對著XX公益網站上申請經費補助欄中出現「婉拒」兩字時的心碎情景,比外頭的寒冬濕雨更冷。

還好,天主在關上這扇門之前,已經仁慈的幫我們開了另一扇窗;就在我們為下個月薪水發愁的當頭,我們無意間接到了陳董事建仁一筆50萬的研究獎金,這對我們來說,就像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一份禮物。不只我和老爸好激動,我們的一位工作同仁也忍不住當場流下淚來。建仁說:「這筆研究獎金本來就不在我們的預料之中,既是天主給的,我們一毛都不能要,我和我太太已經決定要將它們全數捐出去。我們本來自己也有個基金會,但我發現你們比我們更需要,所以扣去稅款,我們決定全數捐給你們。」這筆錢不只讓我們下個月的薪水有了著落,連員工的年終津貼也有了!

我真的好慚愧,這一年我老是讓大家為錢擔心受怕,但再困難,我也一直撐著不敢讓我們的恩人知道我們的窘境。她已經那麼的慷慨了,況且她不只贊助我們,還幫助其他的團體及個人。但,董事會裡是紙包不住火的,恩人聽完我們的工作報告後馬上二話不說就加碼,順帶還落下一句:「你們盡管去做,錢的事就交給我吧!」我們怎麼捨得,恩人自己都好省,即使下雨天,提著重物的她依舊捨不得叫車,我們怎麼忍心再增加她的困擾呢!但就因著這句話,我知道這個寒冬,我們可以平安的度過了!不只如此,我們的好天主連車子也一起眷顧了!

在我們之中,有自用車的本來就不多,且平均年齡都已超過10年;每天來往各監所,尤其奔波在高速公路上,都會讓人提心吊膽。今年,文月的那部15年的車也終於報廢了,平常上課,只剩下老爸的車子勉強代步;說實在的,連發薪都有困難,哪還有心思去想車子的問題。這件事不知怎的讓我們的董事長給知道了,透過董事長的轉託,侯彩雲姐馬上就幫我們募得了一部七人座的二手車。感謝天主,過完年的第一場台中女子監獄營地,我們就可以開著它,歡歡喜喜的辦營去。這是我們的「這一年」,有悲、有喜、有笑,更有淚。

若望一書第五章3~5節:「原來愛天主,就是遵行祂的誡命,而祂的誡命並不沉重,因為凡由天主所生的,必得勝世界;得勝世界的勝利武器,就是我們的信德。」

日期

2017-02-14

標籤

執行長的話

社會企業訂餐與團購商品,介紹連結…

利伯他茲基金會粉絲團

利伯他茲臺北諮商所

心,聚點人文咖啡小棧

九個菓子Line@ 官網

歡迎連接進入選購嚴選好食品!

© 2017 財團法人利伯他茲教育基金會